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007.这身体太悲伤了
这一场闹剧,以那贼人跑了为结局,朱项的门徒也数百,呼啦啦的一大半儿追出去,偌大个齐州城,愣是跟丢了。

其实,出了朱家的大门没多久就跟丢了。他们也不知是真要找人,还是为了面子,在城里转了好几圈才回来。

而这厢,各江湖友朋也陆续的返回住处。

这有的人啊,性子就是直,简单来说就是傻。

嘴呢,也快。

边走边议论着刚刚的事儿,并发表自认为十分独到的见解。

认为解决这场风波最完美的,就是只要朱大小姐出来,让大家看看她臂上是不是有烫伤的疤痕,不就得了。再说了,那手臂又不是旁处,江湖儿女,露一下手臂不算大事。

他们叭叭叭的,那可很是聪明无极限。

不遮掩着声音,但凡一路往回走,竖起耳朵就听得到。

虞楚一的脸被斗笠遮挡,但耳朵还在呢,她微微侧头,“沛垚。”

跟在后头的沛垚两步上前来,“姑娘。”

“去朱大小姐那儿一趟,切记,要真。”她说出口的话,自然有法子让它成真。若不然,真以为她是吹嘘吗?

“是。”沛垚领命,稍稍停下,待他们走过去了,她小小的身影就迅速的调转方向离开了。

返回了暂居的小院儿,沛烛和沛霜叽叽喳喳的在那儿说话。沛烛是重口味少女,这事情的发展可是叫她分外欢喜,她在推测朱大小姐是不是真的名节已失。

沛霜还是暂留些人性的,她觉着,朱大小姐天之骄女,若真这样就被毁了,那太可怜了。

虞楚一始终没有言语,摘下了斗笠,她的脸也在烛火之中。

半面明亮半面阴暗,是明媚的,也是阴冷的。

接过沛澜送到手里的冷茶,她喝了一口,因为茶冷了,入口涩感减少,回甘突出。

“姑娘,太晚了,歇下吧。”这一番折腾,已是过了子夜了。

“朱项一会儿会来,再等等吧。”今日之事,朱项必然不会拖沓。他之前请求她圆谎,待他回去处理完了自己那四夫人,就会过来。

沛澜点了点头,随后走到沛烛和沛霜那边,叫她们俩闭嘴,积点德吧。

果不其然,没用上半个时辰,朱项就来了。

他只身前来,身边并没有带一个人。

通报后,他进来了,虞楚一端坐于软榻,斗笠仍旧在头上。

“朱豪侠请坐,喝杯茶清清心火。”宛若自家,虞楚一倒像是主人,朱项成了客。

不过,朱项倒是也没心情去思考这些,他走过来,在椅子上坐下,茶也顾不上喝,“今日,还要多谢虞姑娘。老夫那四房……谁又想到她如此恶毒。只不过,刚刚掰断了她三根指骨,她仍旧是不承认与那贼人到底是何关系。老夫想……或许,他们真不是……”

“朱豪侠,四夫人是个女子,女人之嫉妒心,男人穷其一生也无法参透。再言,也正是因为幕后主使是四夫人,因为她心中对朱豪侠的情意,才会在驱使贼人时,生了一丝恻隐之心,朱大小姐毫发无损。若这幕后主使是旁人,兴许,不该发生的事,早就发生了。”虞楚一截住了朱项的话。他若想尽早的了结此事,那么认定了幕后主使是四夫人,才更对朱晚晚的名声有利。

说到底,也就是自家之事。

他若不认幕后主使是四夫人,那这接下来,可热闹了。

不止他那掌上明珠的芳心要碎了一地,天生卑劣的人,能想出更多下作的法子来折腾。

那时候,失掉的,可能就不只是名节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2)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