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19.事成
太阳初升,道谷里照常的开始栽种梨树。 韩虚这老头一大早就要喝酒,点名要盐焗鸡胗下酒。 沛澜和沛烛沛霜几个丫头在他的草屋前架火忙碌,几个人一块儿忙活,还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缺少的,是那股熟练劲儿。 费了半天的劲儿烤好了,结果韩虚一尝,直接一口吐出来了。 “你们几个丫头是想活活齁死老头子我啊。” 沛澜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忽然想起可能是腌制的时候放盐了。 腌制的时候,应当是不用放盐的。 因为上火烤时,会将整个鸡胗裹上一层盐衣,边烤,盐味儿也就渗进去了。 “那丫头呢?” 韩虚问,对于虞楚一偷懒,他很不满。 “我家姑娘今日身子不适,您老呀,将就着吃吧。” 沛烛说,随后将手里的一块鸡胗的盐壳剥开。 转眼看到了杭池,就把他叫过来了。 “你尝尝。” 才不管杭池吃不吃,沛烛跟命令下人似得。 杭池接过来,有几分难色,但还是送进了嘴里。 “好吃吗?” “好吃!韩先生,你肯定是酒喝多了,味觉出了问题,多好吃啊。” 可称毒药了,活活齁死。 韩虚冷哼一声,“今日不见那丫头,也不见云家那小子。身体不适?哼。” 他都这个年纪了,想糊弄他可不容易。 拎着酒坛子,转身就进了草屋。 沛烛撇嘴,沛澜也无奈。 倒是杭池小声哼了哼,“这老头,人家你情我愿的事儿他也管。” 几个丫头转眼盯着他,那眼神儿……可是相当不善了。 杭池看着她们,蓦地傻笑了一声,就转身走了。 这些个祖宗,他可惹不起。 木屋门窗紧闭,周遭四五米开外没人接近。 安安静静,以至于交错的呼吸声极为明显。 纱幔垂落到地,料子特意选用的那种厚重的,即便是有人走进来,也无法窥得到里面的景色。 背对着云止,虞楚一墨发披散,几缕落在脸上,遮住了她的脸。 呼吸平稳,隐隐的,能听出几许疲累来。 其实刚刚已经醒了,只不过,躺着躺着,就又睡过去了。 睡在她身后的人即便是睡着了,也有些执着的想把她扣到怀里去。 太热了,很烦。 他又无知觉的开始动,虞楚一再次被吵醒。 睁开眼睛,把已经横亘到她胸前的手给抓住,直接扔出了被子外面去。 “有哪儿不舒坦吗?” 云止被惊醒,但还是有些迷糊。 第一时间就觉着她可能是疼,所以才拿他撒气。 “你离我远一些,我就舒坦了。” 清醒了些,云止也听明白她的话了。 撑起上半身,朝着她探过去,一手把她给圈住,贴近她的耳朵。 “用完就扔,你是不是太无情了?” 他是真热,热气瞬时将她笼罩起来。 虞楚一也不免轻轻嘘口气,转过脸来看他,不着寸缕,他这模样可真是艳,艳到了极致。 烦归烦,看到他的脸,也气不起来了。 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感受他的细腻和热气,刚要说话,窗外忽的传来沛烛的声音。 “姑娘,闻人公子来了。眼下就在道谷外,说是请韩虚先生救治闻人大侠。” 他们在道谷本来也没有谁知道,若是让他们进来了,这事儿不就传的满江湖都是了吗。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